服务热线:138 7599 5184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乡建经验:社区营造的创意巧思

社区营造、乡村文创是乡村振兴重要环节之一,我国的乡建团队也开展的如火如荼,例如朋友圈多见的主题涂鸦村、乡村图书馆、乡村美术馆等,今天我们平台为大家带来的是三个台湾社区营造的案例。和乡村图书馆、乡村博物馆以单体为切入点不同的是,这几个案例都是一个村落或者社区的全民运动和整体打造。让社区居民产生人与土地的连接关系,留住年轻人,使社区成为居民与土地感情连接的共同体——“树木银行”是社区林业的创新转型,除了承担树苗培育生产功能,为社区居民提供成长学习游憩的场所,留给下一代生态循环的森林型社区;土沟村一连串的社区艺术改造,一个偏远小村有了观光的内涵,成为了旅游目的地,吸引了年轻人回乡创业;白石湖社区的社区营造以草莓产业为核心打造一个观光导向的产业型社区。

 

 


“树木银行”
▲▲▲


走进台南的金华社区,人们会被这里生机盎然的植物所吸引,橡皮树、火焰木交相辉映,茶花、玉兰花争相吐芳。
“我们小区不仅树多、花多,补植起来也方便,谁家的树枯了、花谢了,想要补植,随时可以找里长申领。”居民曾昭燕说。
2002年,金华社区为了增加绿地面积,改善居住环境,自筹经费177万元新台币,将一处空地开辟为“树木银行”,由小区居民从各地搜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集中在“银行”里种植、照护。
等这些花草树木长成气候,一部分留下来供社区公园美化,一部分装扮社区各角落,剩下的卖给其他社区,回笼的资金则用于购置新苗。

 


台湾广田“树木银行”救下被台风拔起的老榕树。

 

 

经过14年培育,“树木银行”里花卉苗木已多达上百种、十余万株,除了承担树苗培育场的功能,这里还是一处上好的天然氧吧和休闲场所。金华社区还有一条远近闻名的“金华·春天——漫舞花弄巷”,这条原本破败的小巷,结合居民的艺术创作和“树木银行”的苗木支持,被打造成了生态艺术廊道,成为观光景点。
“树木银行”分为育种区、乔木区、花草区,不仅供民众休憩,还是中小学生们的环保科普教育基地。为了避免花木遭破坏,里民还建立了认养制度,民众还自发组成环保志工队,负责巡视和保护。
“储植小树苗,就像在银行存钱一样,栽种时小,移植时大,碰到绿美化工程需要,还可以免费移植,就好像生了利息一样,实现了增值。”金华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周宏儒说。
“树木银行”通过“资源转换再生”,不仅可以达到储“植”减碳、绿色循环的目标,也减少了新建景观的成本。


土沟村是美术馆
▲▲▲


能想象乡村成为美术馆是什么样子吗?位于台南后壁区的土沟村是台湾第一座农村美术馆,行走在村落间,处处是惊喜。
从猪圈蜕变成的文化学堂开始,到墙上的绘图、马赛克砖拼贴的座椅,一连串的社区艺术改造,让土沟村充满了诗情画意。

 

 

土沟村的蝶变和一群来农村圆梦的大学生密不可分。
2003年,一次机缘巧合,台南艺术大学建筑艺术所研究生吕耀中进驻土沟村,决心用专业所长改造这里。后来,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走进土沟创作,成为吕耀中的亲密伙伴。
“村是美术馆,美术馆是村。”吕耀中道出土沟村社区营造的核心。
在他眼中,土沟村是个富有文化底蕴和乡土魅力的村落,村里的老人有经年累月的生活智慧,而自己具备专业的视野和设计理念。双方在一次次脑力击荡中融合,确定了农村美术馆的社区营造方向。就这样,土沟成为吕耀中等人用艺术改变农村环境、关怀乡村生活的试验场。

 

乡村文创

 

经过几年的改造,土沟慢慢变了模样。旧猪舍被修葺一新,成了村民学习、活动的场所;80岁的老奶奶拿起画笔,成了村里的画家,还办起了画展;小朋友们用旧衣服扎起稻草人,点缀着美丽的田野;彩雕座椅被安放在田间地头,供人们小憩;废弃的木料成了木雕作品……

 

 

 

如今,艺术让土沟村开始发光,一个偏远小村有了观光的内涵,越来越多的游客把这里作为旅游目的地。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也进驻这里,他们有的来做社区营造,有的来做志工,还有的留下来开设公司,做文创、音乐等。
此外,从前到大都市打工的村里的年轻人也回到家乡,开起了木匠工作室,或在社区任职。


小草莓,大产业
▲▲▲


许多去台湾旅游的朋友都知道苗栗大湖有台湾“草莓之乡”的美名,酸酸甜甜的草莓为大湖乡打出了名气,也带来了财源滚滚。其实在台湾,靠草莓经济发展起来的远不止大湖乡,位于台北市的白石湖社区,素来也有“草莓王国”的头衔。


 

位于城乡接合部的白石湖原本是一个贫困落后的郊区乡村。后来,村民们引进草莓新品种,通过温室大棚种植,提供游客观光采果、农事体验、亲子互动等服务,并每年举办内湖草莓季,通过产业活化带动了农村再造。
“打草莓牌,食草莓利。”白石湖人从草莓种植发展到了观光果园,从休闲采摘发展到了生态旅游。

 

 

 

“一颗草莓,挂在枝头可以提供观光采摘,顾客摘了没有买回去的可以制成罐头、入菜、做成果酱或者糕点,而一瓶草莓酒可以卖到300元甚至上千元。”
目前,白石湖草莓村从事草莓观光采摘的农场多达20余家,每年能给社区带来数千万元的收入;以草莓为主题的餐厅、甜品店和文创商店有50多家,如莓圃庭园咖啡的草莓薄饼、白石森活餐厅的草莓养生餐等。


唤醒人与土地的感情连接
▲▲▲


“社区营造,可以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思考我们要留给下一代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并为之付诸行动’。”国际著名城市规划专家西村幸夫有过这样的论述,而这句话恰恰也是台湾20多年来坚持社区营造的最好注解。
台南的土沟社区是个经典例子。和许多乡村相似,土沟品尝过“空心化”的苦痛。年轻人宁愿在大城市艰难打拼,也不愿回到故土,村中留守的多是老人和儿童。失去了年轻和活力的土沟村一度成了脏乱差的代名词,留给下一代的也是日渐破落的环境。
通过社区营造,艺术和创意唤醒了这个乡村,生态环境好了,艺术和旅游让当地经济有了后劲,年轻人也陆续返乡。

 

毫无疑问,留给下一代一片有生机和希望的土地,并帮助他们建立人与土地的感情连接,正是台湾社区营造的主要成果之一。
金华社区通过培育“树木银行”,留给下一代的是生态循环的森林型社区;白石湖社区通过打造“草莓王国”,留给子孙的是一个观光导向的产业型社区。
二者的相似之处在于帮助居民找回了“人与土地”的情感连接,让年轻人对土地有了感情和负责任的态度,成为回乡创业的主力。

 

 

来自台湾的社区营造实践和经验,可以给我们社区营造一些有益的借鉴。一是社区营造要以培养主人翁意识为主体,台湾将社区营造视为“社区造人运动”,重视社区居民的成长与学习,调动民众的积极性和能动性;二是唤醒人与土地的感情连接,台湾社区营造方兴未艾,产生的效益有产业的、有文化的、有生态的,但最有意义的是让居民产生了人与土地的连接关系,留住了年轻人,使社区成为居民与土地感情连接的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