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8 7599 5184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海南国资合建马术小镇,马彩的春天到了?

海南“赛马开跑,马彩开闸”的消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纷扰交杂,吊足各方胃口。但“靴子”落地的声音,久久没有传来。

 

海南省政府直属国有独资企业海垦控股集团、海南圣华旅游产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跃华马术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三方共同签约,合资成立三亚南田马术文化小镇开发有限公司实施和运营项目,突破海南赛马尴尬局面。

 

项目总用地面积2000亩,总投资100多亿元。项目一期建设面积500亩,投资为30亿元。项目主要包含综合服务及度假区和马文化主题公园两大区域。综合服务及度假区以马文化为核心,集中为游客打造集景区服务、度假住宿、观光旅游、餐饮服务、会议宴会、文创产品售卖等功能集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区域。马文化主题公园将建设马文化主题乐园及打造马文化康养度假产品,建设符合国际标准的赛马场地及附属配套,以赛马为核心,结合举办各种节庆活动丰富经营内涵。

 

而在去年12月,罗牛山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下发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深化落实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工作的通知》的文件相关要求,将原斥资287亿元的“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项目更名为“海南国际竞技体育娱乐文化项目”,并于20181218日获得《海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明》,除项目名称外原备案证明中其他内容未发生变化。

 

罗牛山将之前万众期待的“海南赛马小镇”换成了“海南竞技体育项目”,这是否预示着这家在去年依靠海南赛马这个“噱头”,受到极大关注的海南畜牧业龙头公司准备在海南赛马业这个阵地上“撤退”了呢?

 

尽管在5月初,海南工商局就已经宣布暂不受理市场主体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含“赛马”、“跑马场”、“马会”等字样的设立登记和申请,目的是不希望一哄而上的意识对产业的规划带来负面影响。但截至到目前,在海南以“赛马”“马术”“马文化”等关键词命名或以此作为经营范围的企业超过30家,而涉及赛马小镇、马文化园项目至少20个。

 

马产业在我国的发展显现出方兴未艾之势,其中最受关注的仍然是海南赛马的发展规划。国务院在《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中提到:“鼓励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在《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46号文件中也提到,要普及马术在中国的发展。马产业在政策驱动的基础上重建与巩固,海南赛马无疑为中国马业发展提供了新的视角,将形成具备“中国符号”的马产业经济圈层。在国外,从马匹的繁育、训练、饲养、医疗、周边到比赛,被涵盖在一套成熟的产业化运作系统中。美、澳等国的马产业已经成为程度较高的商业化体育竞技项目。而我国,马术运动与产业的发展潜力,看似释放出强大的号召力,实则徘徊于国际商业模式的大门外。

 

一是“借马圈地”,难解众口。《国土资源“十三五”规划纲要》指出要实现建设用地总量有效控制、征地制度不断完善以及用地法规体系更加完备的三重控制措施。借海南自贸区、自贸港为契机发展海南赛马,需要征用比赛场地、展览场地、文化产业园区等大量土地。政策逐渐明朗的结果就是企业与资本的相对集中,主要表现就是相关企业“借马圈地”。能够预见,未来海南的土地规划会有相当一部分用于马术运动的竞技与推广。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发展海南赛马就能对现有资源进行有效的分配。有太多企业和商家盯着这块“大蛋糕”,看似圈地就能赶上这班“热门车”,但若参与关系调节不当,众口难调的问题依旧难解决。对于寸土寸金的海南来说,关键在于土地资源利用的最大化,实现海南赛马与马产业链条的常态发展。

 

二是马彩背后的商业选择。从我国的立法角度看,从支持海南赛马竞技开始,国家对马彩的发行就持极为谨慎的态度。我国《彩票管理条例》认为除国务院授权发行的福利彩票与体育彩票外,其他彩票均不合法。改革须在法治化道路上进行,但并不意味着与赛马利益分配息息相关的马彩就此止步。

 

凭借对即开型、竞猜型体育彩票的多年探索与实践,我国在该类彩票的发行、奖金分配等方面形成了较为系统的框架。虽然发行马彩有益于筹措社会资金、增加税收,但以国内现有的竞技赛道、规则、马匹进出口检验、繁育与训练条件来看,马彩的发行仍需沉淀与时机。

 

三是企业资本分配的风险转嫁。国家政策导向的变动,成为企业布好一盘棋局的关键。无论是闻风而动,还是在市场经济规律下摸着石头过河,政策的倾斜与红利自然成为企业视线转移的焦点。面对海南新一轮的赛马改革热潮,众多企业蜂拥而至,攀上赛马热的班车。但过热的“建企业、圈马场、赛文化”致使企业的资本要素无法均匀分配在马产业链条的其他环节。地方赛马产业布局喧宾夺主,一定程度冲击了海南原有的经济系统,附着于赛马行业上的投机心态,不利于海南全面改革的推进。

 

海南赛马的新战略,充分表现出全马行业在我国形成规范产业链条前的展望与困境。舆论的关注显现出海南赛马发展的热度,但是,如何在国家立法层面内将与赛马业配套的马彩落地、如何在讲好“中国马业故事”的前提下优化马产业资源分配,值得深思。欲壑难平的舆论施压与激进主义不是解决问题之道,拉近“中国马业符号”与国际马产业的距离才具备实际意义。